珠晖冶金机械设备配套公司

遭野猪袭击泉州一男子不幸身亡

2018年08月25日

附近村民曾偶遇野猪出没

N海都记者 陈紫玄

海都讯“当时我们几个都在山下,我弟弟一个人在山上照顾他养的鸡鸭,我们听到他的呼叫声后,赶忙向山上跑去,等我们去的时候,他已经被咬得血肉模糊了,野猪一下就跑了。”前日上午9时左右,泉州洛江区河市镇小田自然村41岁的村民刘添发在附近山头突遭野猪袭击,等山下农作的亲人赶到时已成血人,回忆起当时情景,其姐姐痛心不已。

采访中有村民表示,从河市镇到罗溪镇,山中野猪数量越来越多,不仅危害农作物生产,也威胁人畜安全,希望相关部门能组织猎捕,控制野猪数量。

村民听到呼救声赶到时已血肉模糊

昨日下午,记者来到小田自然村,小田村地势较高,一栋栋两三层的房子沿山下排列,由于刚下过雨,附近的山上满是雾气,有村民指着山告诉记者,刘添发便是在距离村庄不远的一处山上放养鸡鸭。在刘添发家,不少村民正在帮忙料理后事,刘添发年过八十的父母和11岁的儿子悲痛欲绝。

村民刘先生告诉记者,刘添发养鸡鸭的地方是河市镇与惠安黄塘交界的“大扑山”的山上,距离村子有近2里地,“当时听到呼救声,他姐姐和我们几个村民赶紧往山上跑,跑到那时,看到一只大野猪在那里,添发大腿和身上被野猪咬得都是血,把野猪赶跑后,我们把他抬下山,但还没到医院人就没了。”

记者从泉州市公安局洛江分局河市派出所获悉,接到村民报警后,民警当即赶到现场处置,尸检显示,刘添发是因为腿动脉被咬断致失血过多而不幸身亡。

曾目睹熊吃羊改养鸡鸭却遇野猪

一位村民告诉记者,山下的不少农田基本成了野猪的食堂,已经很难种东西,一些村民便养些鸡鸭羊之类的,但却不时有小偷光顾。虽然这几年公安抓了不少小偷,但有时候还是防不胜防,为此,刘添发跑到离村庄2里地的山上养鸡鸭。

山上虽然没小偷,但野猪不少,有时候还会出现意外情况。小田村洪书记告诉记者,三年前,几头熊就袭击了刘添发养在半山腰的羊,刘添发当时还拍了熊吃羊的视频。后来,他未再养羊,改养几十只鸡鸭,以贴补家庭生活开支。

刘添发有兄弟姐妹四人,如今各有家庭,年迈父母随其一起生活,此前,其和妻子共同照料两个老人和自己的儿子,日子还算过得去,谁知后来妻子因脑出血回娘家卧床,刘添发只得独自承担一家四口的生活重担。

如今家中唯一支柱没了,两个老人的赡养和小孩如何抚养成了问题,昨日河市镇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将把刘家纳入低保对象,予以一定的经济补助,帮助刘家渡过难关。

野猪战斗力惊人一头碾压六只家犬

“洛江山区这些年生态环境好了,加上野猪在这里没有天敌,繁衍较快,河市、马甲、罗溪这些地方山体连片,都是野猪经常出没的地方。”洛江区罗溪镇林业站负责人黄紫鑫告诉海都记者,这几年,洛江局部地方野猪的确已危害到人畜安全。

今年4月26日,洛江罗溪镇翁山村一位81岁阿婆险遭野猪袭击,随后村民放出群狗和野猪大战,最终6只家狗不同程度受伤,其中2只伤重身亡,野猪战斗力可见一斑。而此次野猪咬死人的地点,距离几个月前的这场猪狗大战的战场,直线距离有近20公里,可见野猪出没范围之广。

“原来山下田地都有耕种,但这些年野猪经常下山破坏,不少地都荒了,我们又不敢打,怕犯法。”有小田村村民表示,野猪已危害到村民生活,希望政府部门能出面猎捕,控制野猪数量。

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当地部分村民今年5月经该镇林业工作站同意,就曾向相关部门提交成立狩猎队的申请书,但由于野猪属于保护动物,再加上涉及枪支弹药管理等问题,因此还未获批。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